返回

魔法塔的星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穷山恶水
    m.jia Cuan.com垒砖是个技术活,小徒弟们做不来,就只有老师亲自上了。

    会这样劳心劳力,也不是没原因的。虽然说以现在的建筑技术来说,符合黄金比例的魔法砖应该是最理想的材料,但大贤者之塔可是千年以前的产物。那个时代的人肯定在这方面比较不讲究,搞出一个不同结构部分,都有不同尺寸的砖头,让后面有心修复的人看了就头大。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林吩咐两个女孩重新制作出的魔法砖,体积上比千年前的古董砖要小一些,不管是哪个部分。迷地世界又没有修旧如旧的要求,体积略小易于填补空隙,但填到最后,总会有一些不合砖头尺寸的小缝。这时假如是两个女孩在作业,她们就会跑来请示。

    听人说明实际状况要花时间,想出填补的办法,然后再说明到两个女孩明白也要时间。即使吩咐了比照办理,但两个女孩仍旧是事事询问。至于背后理由,是她们真不懂,还是因为看不惯某人偷懒,所以装不懂,这就不得而知了。一来一去,林发觉自己来还比较快。

    谁叫某个没有当老师觉悟的人,平常时没点师长的样子,只有想偷懒的时候才会煞有其事地说些不是理由的理由。摸鱼个几次就被人看破手脚,架子想再端也就端不起来了。所以林也只能摸摸鼻子,加入劳动的行列。

    反正以两个魔法学徒的速度,光是用废料制作新的魔法砖,就需要花上不少时间。某人加入施工,整体效率还是提升不少。

    忙活了几天,眼看补给将尽,当初离开协会时约定好的商队还没来,天天吃野味也不是个办法,林只得吩咐自己的徒弟到邻近的村庄买些粮食。

    没错!大贤者之塔所管辖x旬范围内的领地里头,存在一个人类的村庄。以迷地世界通用的法理来说,村庄、城镇在某个领地之内,便属于该领地的管辖,并有各种义务。事实上迷地世界的老百姓,可完全不像地球的古代,不管是中世纪欧洲还是现代化以前的中国,对贵族与士大夫那般唯唯诺诺。

    由于野外魔兽与未开化种族的威胁,使得民间的武力也相当地强盛。除了以冒险者为名的各种战士、佣兵和魔法师游荡在整片大陆外,绝大多数村民,不分男女,只要穿起皮甲,拿起刀剑,也都是一个合格的士兵。

    毕竟没有这样的实力,是无法在城墙以外的地方保护好自己。贵族领主虽有守土之责,但并不代表普通百姓在面临危险的第一时间,就可以得到贵族老爷们的保护。大部分时间都还是得自求多福,拿起武器来捍卫自己生命财产的安全。

    如此也造就了迷地世界的民风强悍。而领主的职责,对上是整备军队,参与战争;对下则是负起管理与调解纷争。征税、参军、劳役什么的,得要领民认同了这个领主,才能指望他们愿意配合。

    想要欺男霸女,或是用贵族武装来强制人民服从,敛取财富,一旦恶领主的名声被流传出去,在地球也不过就是引来一些正义魔人肉搜、网络霸凌之类的,顶多就是喷了一脸口水。

    问题迷地世界的正义魔人,是真的会提刀问候,接着就是砍了恶质领主的脑袋。然后吟游诗人口中,行侠仗义的故事又添一桩。

    更甚者一些被册封在偏远地区的小领主,带着少少个随从就去上任。还没享受到贵族的权力,就先被当地老百姓埋在深山老林中的事情也时有所闻。

    要是国家中枢派遣军队前去调查,大多数就得到一句:“那位新来的领主以为自己很厉害,跑去森林里头要狩猎魔兽,结果就没回来了。”这类无从查证起,却又合理到让人挑不出刺的话语。简单地说,就是穷山恶水养刁民。

    更直白一点说,大贤者之塔辖下的那处村庄,住的就是这么一群刁民。

    迷地世界称得上是地广人稀。人,就是一种财富。人类开发荒地,不光是象征文明活动的范围扩大,同时也是魔兽和其他危险范围的缩小。所以无缘无故的灭村,是会引起迷地世界权力的高层注意,而且对于始作俑者来说不会是好事情。更不用说身在民间的“正义”使者们。

    既然魔法塔最强大的战略级武器,光弹攻击魔法阵派不上用场,因为那玩意儿用了就是屠村。又不能随便杀人,就只能靠怀柔的手段来取得领民的信任。怀柔就得要有背景势力、政治靠山,最重要的是利益收买……有那么多优势的魔法师,犯得着沦落到这里来当塔主吗?

    想起出发前听到的传闻,前几任塔主对那个村庄的态度是不闻不问,上一任塔主更是悲催地弃塔逃亡。林在出发之前就决定延续之前塔主的作为,继续无视那个人类聚集地。

    大贤者之塔的环境评估中,麻烦程度被评为中上,那个村庄实在是功不可没。

    如今为了食物,被迫和对方打交道,林的心里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不过不是由自己直接出面交涉,而是派出能言善道的哈露米,加上是带着钱去买粮食的。看在少女那么可爱的份上,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吧。林在心里想着,也许是送羊入虎口也说不定。

    无论如何,事情做了就等结果。

    剩下的师徒两人,因为少了最为外向、开朗的女孩,而变得安静了不少。卡雅本身就不爱说话,林这个前肥宅也是属于不擅长聊天的类型。突然生活中少了某个人,两个人都变得懒洋洋的,就连工作效率都低落了不少。

    然后在预计回程的时间,仍不见某人的踪影,担心程度也逐步往上升。林告诫自己切勿冲动,也许是女孩心性爱玩,在途中耽搁了也说不定。

    直到黄昏,坐在魔法塔门口的师徒俩,看见某人哭哭啼啼地从树林中走出来,是气愤?还是放下心来?林的心中五味杂陈。满心希望不要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虽然没到最糟糕的情况,但治下的那处村庄已经表明了态度,接下来的应对将十分重要。

    哭着回到自己老师身边的女孩,模样十分狼狈。衣服破破烂烂不说,身上多处瘀青和刀剑创伤,脸也破了相。哈露米去到那处村庄后,遭到什么样的待遇已经十分清楚。当然带去的钱袋,和身上几个不入流的魔法饰件也都没了。

    安抚着女孩的情绪,林也没白目到非要在当下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吩咐了卡雅准备洗浴。这个时候刷洗一下身体,把自己泡在热水中有助于情绪的稳定。

    林关上魔法塔的大门,走进森林中寻找外伤用的草药以及晚餐用的食材,顺便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天色已暗,明月东升。迷地世界的太阳和月亮同样是东升西落,林在穿越之初也是相当讶异。而在看到天上有两个月亮后,他更吃惊了。但十二年的时间足够让自己习以为常,看着月色。只是今天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不远处袅袅升起的炊烟,那便是那处村庄的位置。

    冲过去大杀特杀吗?

    从哈露米的惨状就可以知道,他们有制住魔法师的手段。尽管能够对付魔法学徒,不一定能对付正牌的魔法师,但这并不是林不过去找凶手的理由。毕竟会放任某些人对一个塔主的学徒施暴,某种程度来说这已经是代表整个村庄的态度。

    自己跑到别人家的地盘兴师问罪,肯定讨不了好。而要忍气吞声、息事宁人,也得看对方肯不肯。

    想到前任塔主弃塔的传闻,背后的原因不光是那村庄霸占了这附近的资源产出。主要就是猎杀魔兽之后,所剥下的皮毛跟一些可以提炼魔药的骨血,这些都被村庄之人控制住,让大贤者之塔的塔主本就贫瘠的收入变成一无所有。

    更别说那处村庄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不纳税,既不归王国管辖,魔法塔又无力去管,宛如一处化外之地。

    最惨的还是前塔主被逼着提炼魔药,以及硝制魔兽的皮毛,所得同样全被村庄侵占,连身为魔法师,每个月得自协会的固定补助金,都倒贴进那悲惨的无酬劳工生涯。难怪会半夜逃跑,直逃到大陆东方,协会的另一个区分会底下。

    本区的魔法塔协会还是在发现登录为塔主的魔法师,跑到其他分会登录后,才发现这个夸张的事实。如今塔的封印,还是派出监察官小队所施加的,同时还带回被遗弃的魔法塔日志。

    至于那处村庄的普通人们,在发觉大贤者之塔成为无主之物后,就不敢再继续使用塔内的设施。身为监察官的魔法师们,可是有杀人许可的。侵占协会登录有案的财产,都是先杀再问的。

    反正迷地世界的肉体死亡,并非真正的死亡。拘禁灵魂,再整出各种花样来,也是魔法师们的长项。

    不过林可不想混到那个境界。既然这个村庄的人们,看起来是打算再找一个倒霉鬼做他们的苦力,并且也给了下马威。怎么应对,就成为林避不开,绕不过的问题。

    m.Jia c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