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法塔的星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九十五章 医治
    m.jia Cuan.com妮子,是芬对自己学徒的昵称;有别于某人叫自家的女学徒作丫头。本来巫妖也想跟着这么叫的。但每一回喊一声,总有三个回应。三个学徒也搞不清楚,那一声呼唤是在叫谁。所以芬就主动把自己学徒的昵称给改了。

    有鉴于自己收了个学徒,为了省事,芬会把巴兰女侯爵拎到卡班拜学院的生命课程上,跟那群大胡子一起上课。只是这样做效果不彰,根据那只巫妖私底下透露,女侯爵在那种地方是各种不自在,脑子都变迟钝了。

    不管她们师徒俩之后怎么安排,在一起去学院的时候,芬可是享受了一把有贵族当司机,乘坐着那辆粉红色订制车的高级待遇。这一回要带人去学院,当然又是抓了自己的学徒出公差。

    只是她提到’两’个孩子,林疑惑问道:”妳还要带上谁?”

    芬指着站在露西左右的哼哈二将,艾吉欧之外的另一人,说:”这是那女孩的哥哥吧。”

    ”是的。”

    ”反正把他扔在这里,只带他妹妹走,他也不放心,不如就一起带上。更何况假如他们真的是亲兄妹,那么他就有参考价值。带着走,就省得来回跑了。”

    ”嗯,妳是担心露西的是遗传性的疾病嘛。确实有这样的可能,那么就有必要了。”林知道自己的提示,让巫妖开始融会贯通自己所学到的新知。

    这件事情就像窗户纸一样,对巫妖而言是一捅就破。某人的提示就是那一捅。而要整合知识什么的,对她这个位阶的魔法师来说,才不是什么难事。会觉得困难的人,早就在成长的过程中死绝了,到不了她的层次。

    不过林倒也不至于自说自话,就把事情决定下来。他还是转头看向威利,那个警戒心不曾放松的男孩,问道:”让你跟着你妹一起走,没有意见吧。”

    像是知道这可能是个机会,男孩虽然警戒,但也不敢轻易拒绝。威利问道:”先生,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

    ”卡班拜学院里头的生命楼,是芬教授生命课程的地方。那里有很多检测用的设备,而且三圣光教会的生命主教,那里可有不少位。想要治好你妹妹的话,去那里会比待在这个房子里头还要有把握。卡班拜学院你听过吧,那里可不是什么邪恶的地方。”

    林不知道自己所说的地名或是专有名词,这个男孩知道多少。不过看他挣扎着点了头,说:”好的,先生,我愿意跟着一起去。”

    ”嗯,那他们两个就交给妳了。”林朝芬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走的时候不忘按住艾吉欧的小脑袋瓜子,说:”这里没有你的事,跟着去更没你的事,落到我手上了,有了个名份,我可不容许你再像以前一样惹祸。先跟我走吧。还有,你们也都一样。”

    最后那句,是朝着门外那群偷偷跟来的大小孩子说的。那两个丫头光忙着安排这群孩子,忘了找事情给他们做。闲下来的孩子会造成什么样的破坏,某人可是深有体悟。只是林没被触到底限,他就不想管太多。省得那两丫头又把责任丢回来,到时连闪都不知道闪哪去。

    卡班拜学院,现在的生命课程与其说是授课,还比较像是数支研究小组挑了个时间聚在一起交流心得。只是大部分都是枯燥的实验数据报告,很少有让人眼睛为之一亮的成果出台。

    而今天做为数支小组的指导者,除了她的学徒外,还带来两个十岁不足的孩子。看模样像是兄妹,两个娃娃牵在一起,警惕地看着所有陌生人。

    ”阁下,这两个孩子是?”一位生命大主教代所有人问道。

    ”另一个蠢货刚收留的孩子。那个小的身上有病,所以我带她来治疗的。”芬简单答道。

    问话的大主教这时抖着白胡子,呵呵笑着,自信满满地说:”阁下,这种小事,就放心交给我吧。只要一发神恩,不管什么疑难杂症,都会被立刻治愈。”

    这时芬冷冷地说道:”假如你敢给她来一发神恩,我也会朝你的脑门来一发我的恩赐。然后其他人就可以把你带回去,准备进行复活术的仪式了。”

    ”阁下……”大主教委屈地说着。

    是说活到他这把年纪了,又爬到如今的地位,迷地可没有多少人敢这么跟他说话,偏偏眼前就有一个。而且还是被教训了,也不敢怼回去的那种。所以这位老人家只能保持安静,同时不解地想着,既然要帮那个孩子治病,又不让自己使用神恩,那是要怎么治病?

    只见芬轻轻拍了拍手,吸引住所有人的注意后说道:”大家先把手头的事情放下。正在进行的研究项目,可以暂停的就先停下,不能暂停的维持最基本的观察记录就好。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是,修补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疏漏之处。”

    以这句话做为开端,芬将得自于某个穿越众的提示,配合自己在这段日子里的各种生命实验心得,统整出了一套说辞。在几个要点处提上一提,很轻易地就说服了这群胡子花白的老头子。

    芬不需要多余的加油添醋,在场的人更不是那种只要面子,不管真相的顽固人士。他们只要稍微动点脑子,很简单的就能分辨出站在讲台上的那位巫妖,说的究竟是真话还是假话。

    他们唯独一个想法,眼前的女孩真是个幸运儿呀。没有人相信那位巫妖会治不好她,甚至有些人盘算着,是不是把自己项目中,找来做实验体,且私交不错的病人推荐给眼前这位。不过这些想法,没有人在公开的场合说出来,他们只有问道:”阁下,不知道这位病人,罹患的是什么疾病?”

    对这个很基本的问题,芬很光棍地说:”不知道。”

    如此回答,让一群老头子瞠目结舌,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芬用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每一回病人来找你们治病,你们能够不经过诊断,就直接医治的吗?”

    ”可以呀,阁下,没有什么是一发神恩解决不了的。假如真有,那就用两发神恩。”某位大主教说道。

    这样的回答,让芬顿时跟某个穿越众一样,对于魔法与神术的不讲道理,感到无言以对。不过还是有眼色好的主教,出面缓颊道:”也不是什么人都需要用到神恩来医治。假如是轻微的疾病,当然是要先诊断,然后施予对症的药剂来治疗。吾主的恩赐不是无限制的。”

    有了台阶下,芬的冷脸缓和了下来,说道:”假如什么事情都用神恩来解决,你们也就没有必要来这里一起做研究了。总之,第一号病历──露西,病症未明,等待诊断。验血、验尿、粪便、唾液、口腔黏膜、溃烂的伤部,以及我们前不久才研究出来,可以透视人体的魔法,全部的检查都来上一次。旁边的孩子是露西的哥哥,做为实验的对照组,同样的检查也给他来一个全套的。动起来,动起来,病、药与人体的交互作用,这可不会是什么简单的小课题,得要大家一起研究才行。快快快!”

    m.Jia c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