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广袤的黑暗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测验问答
    m.jia Cuan.com“第一个问题,你觉得你是什么?”玛丽莲把乌鸦面具拉开半边,面具中积攒的雪茄烟雾一下子释放了出来。烟雾下是玛丽莲涂着烟熏妆的姣好脸庞。

    “我是人。”维塔觉得插在地上的短剑更吸引人一些。他很好奇随着问答的推进这把短剑会有什么变化。

    玛丽莲翻了翻笔记本:“你觉得人是什么?”

    “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维塔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喔!精妙的总结!”玛丽莲拍了拍笔记本,大概是在鼓掌。

    “谢谢,马克思听见会很高兴的。”维塔想起了一些遥远的往事。

    玛丽莲耸了耸肩,她不认识马克思是谁,并且眷顾者偶尔说些疯话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她一点也不在意。

    “下一题应该在27页,唔,你觉得一个人什么时候会不再是一个人?”玛丽莲又从新点燃了一根雪茄。

    “当他背叛人类的时候。”维塔回答。

    “具体一点。”

    维塔仔细想了想:“不再站在人类的角度思考问题,放弃人类的认同感,切断了自己和社会的一切关系。”

    “如果一个怪物站在人类的角度思考问题,有人类的认同感,并且和社会有密切联系呢?”玛丽莲饶有兴致的问。

    “把这个怪物当做长得奇怪一点的人类也未尝不可。”

    “即使这个怪物本身已经对人类造成了危害?”

    “那我会请骑士团和教会干掉他,然后在他的墓碑上写‘他曾作为人类活着’。”

    “说的好,不过记住一点,眷顾者的事尽量在眷顾者内部解决。对失控变成怪物的眷顾者更要如此。”

    玛丽莲又开始翻起手中的笔记本,显然她对这个测试不是很熟练。玛丽莲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了浓浓的烟雾,维塔往后退了一步说:“抽烟对身体不好,报纸上说你这样很容易得肺癌。”

    “呵,肺癌吗?谢谢你的祝福,死于病痛对我们眷顾者来说是很棒的死法了……你知道为什么眷顾者要戴这样的乌鸦面具吗?”玛丽莲停止了翻动笔记本。

    “这也是测试的一部分?”

    “是的。”

    “那么我的答案是不知道。”

    “邪神的眷顾就像疾病,虽然眷顾能给我们各种奇奇怪怪的能力,但代价是每一份每一秒我们都面临风险,轻者可能疯掉,丧失某种感觉,瘫痪,或者突然暴毙,重者就会突然失控成为某种怪物。而普通人只要看到我们施展因为眷顾而得来的能力,都有可能或多或少沾染上邪神的气息,被邪神污染。”

    “嗯。”维塔觉得自己以后不能在别人的视线下开门有点麻烦,并且暗自庆幸安德鲁没有看到自己开门后的异常。

    “所以我们经常被普通人所厌恶。那么问题来了,当你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眷顾者的身份,被其他正常人当过街老鼠唾弃时,你会怎么想?”

    维塔沉默了一下:“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哦?为什么?”

    “换位思考一下,我是正常人的时候一定很不希望遇到眷顾者。”

    “哈哈,希望你和你自己说的一样,对待自己和对待他人一个标准。”玛丽莲又翻了翻笔记本:“你害怕死亡吗?”

    维塔又思考了一段时间:“我会尽力避免死亡的来临,但如果无法避免的时候我也不会害怕。”

    “为什么?”玛丽莲越来越觉得维塔是个有趣的人了。

    “死亡的感觉应该和出生前的感觉一样,就是自己不存在的感觉。”维塔回答道:“既然我不恐惧自己的出生前,那也不应该害怕死亡后。”

    “有道理!”玛丽莲赞叹道,又踢了踢地上插着的短剑:“时间差不多了,这里也没有被夷为平地。恭喜你,你过关了。”

    “时间?”维塔看着被玛丽莲踢的东倒西歪的短剑,有点摸不清这把短剑的原理。

    “这把剑被我们称作‘炮弹信标’,在我问你答的时候它会渐渐深入你的内心,如果它判断你今后非常容易失控,容易变成怪物的话它就会把方圆5公里内的炮弹全部吸引过来。”

    “那就对它好一点,你把它踢来踢去的,真的把炮弹吸引过来怎么办?”维塔对玛丽莲的态度很不满意。

    “喔,抱歉。”玛丽莲又深深的吸了亿口雪茄,说:“跟我来,接下来我们需要测试你受到的眷顾。”

    “这把短剑呢?”维塔指了指依然插在地上的短剑。

    “送你了,这把短剑也是我们的标配。以后如果你一有失控的征兆就会被附近的炮弹淹没,很棒吧?”玛丽莲说。

    维塔认真的想了想,回答道:“这真是太棒了。”

    接着,玛丽莲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个乌鸦面具套在维塔脸上:“从今以后如果你要使用自己受到的眷顾的时候,戴上它。这个面具可以最大程度的屏蔽掉你的眷顾上邪神散发出来的气息,在你附近普通人不至于你一使用眷顾就被污染。”

    维塔默默的将歪在脸上的面具扶正。

    之后,维塔跟着玛丽莲,一同穿行在赫里福德的街道上。在穿过了两个街区后,维塔终于见到了路人的身影。

    “为了我警署疏散了一整个街区的人?”维塔有些惊讶。

    “和邪神有关的事情怎么谨慎都不为过。”玛丽莲理所当然道。然后,她点头向不远处的警官致意。警官连忙站直,扶帽回礼。

    “好像大多数警员都不知道乌鸦面具的含义?”维塔自己之前也不知道戴着乌鸦面具的人就是和邪神有关的眷顾者。

    “和邪神有关的事情普通人知道的越少越好,而且乌鸦面具也不是我们调查员专用的……我们到了。”玛丽莲的面具下一下子涌出浓浓的雪茄烟雾。

    维塔抬头一看,是一家沙县小吃。

    “帝皇发明的沙县小吃,虽然没人知道沙县究竟是什么,你喜欢吗?”玛丽莲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一般。”在充斥着黄铜与蒸汽的城市中突然出现了一家沙县小吃,维塔觉得非常的违和。

    店内的老板是个不知道几百岁的年老的精灵。

    “老板!来两盘年糕,两盘白果,十个杏仁酥,以及……”玛丽莲偏头,用维塔能听得见的声音说“一曲忠诚的赞歌。”

    这大概就是眷顾者之间的暗号了,维塔想。

    m.Jia c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