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广袤的黑暗中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五章 疯子
    m.jia Cuan.com夹在证件中的纸条似乎为维塔指示了接下来的行动。维塔仅仅是对那张条子扫了一眼,便将它递给了沃芙。后者虽然活的长久,但大多数时候其实是泡在各种遗迹和纸堆当中,人生经验其实并不丰富。所以,即使纸条上的自己已经被沃芙揉的模糊,她仍然没能看出里面有什么样的玄机。

    “这上面统共四个字已经被你抹花了三个了,”维塔有些看不下去:“没什么玄机,只是指引我们去下一个汇合的地方而已。”

    “烟囱源头”,纸条上写的字就是那么简单。马儿自从从那入口真正进入挖掘现场的腹地时,便几乎没有再停下来冲陌生人打响鼻的机会了。工地外松内紧,被押运进入的队伍瞬间就会被早已蓄势待发的武装工头们分走,加入他们各自麾下的血汗队伍之中。

    而后,仅仅是惊鸿一瞥,维塔甚至在这些摩拳擦掌的工头中又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疤脸科林,那个曾经属于鬣狗帮的混混。此刻的他犹如换了一个人,衣衫整洁而干净,代表“工头”身份的徽章被他擦得雪亮,连脸上疤痕的沟壑都被清理的精精神神。如果不考虑他具体所做,简直能被拉出去评选一个模范中年的称号。

    很好理解,维塔收回观察这些渐渐陷入狂热的工头的目光。之前在工业区时,自己就感叹过这个时代能当包工头的绝非善类。而斯蒂芬妮在赫里福德的根基并不深,她想开动起一个十数万人的工程,那么所选择的工头必然要比寻常时更要凶狠。

    譬如疤脸科林这样原本就业务娴熟的前黑帮,或者因为触犯军法被投入狱中的骑士或军人之类。蹲监狱的,斯蒂芬妮给他们赦免。没有身份的,斯蒂芬妮给他们解决。

    还不够。

    斯蒂芬妮还洒下了名为权力的饵料,让几个其貌不扬又能力平平的人直接扶摇直上,平步青云。又对这些工头画下了“彼可取而代之”的大饼,让嫉妒与野心成为工头们把压榨的火焰烧向被他们分走的工人的燃料。

    这样,整个工地便成为了吞噬与压榨的不眠机械。

    还差了一环。

    维塔骑着马儿的身影被人看到的刹那,来自阿曼达之指所探测到的敌意就没有停止过。不,也不能说是敌意,被投向自己的视线更类似于对于拥有强健肉体的人的一种怪异的渴望。

    叫人怪毛骨悚然的。

    还好调查员的面具以及维塔腰间特意露出的枪支帮他免去了大多数麻烦。维塔不想在这里问路,视线一直在专注观察所有烟囱下连接着的管道走向,在观察所谓“烟囱源头”究竟在什么地方。

    然后艾比便皱起了脸,继续通过阿曼达之指警惕敌意的工作便落在了她的肩上。无数微妙的窥伺被小姑娘迅速略过,直到……

    她扯了扯可以传话的脐带:“维塔,有人在警惕你。”

    “这很正常,调查员应该很久没来过这里的腹地了。”

    “不是这样的警惕,更像……厌恶?”艾比斟酌语言:“不是针对你的身份,倒像是针对你的个人。”

    针对我?我又得罪什么人了?于来自脐带的提示,锁定了那几个敌意的来源。很遗憾,维塔并不认识这几个人,只是在他们清点劳工队伍的行为中看出他们也是工头。硬要说的话,这些工头相比其他黑帮,罪犯亦或是军人出身的来说,皮肤更黑一点,手掌上的茧子也更厚一点。

    “……我明白了,”维塔目光锁在那几个人身上:“看我的这些个工头曾经也是黑户工人。”

    差的那环补齐了,就是缺乏一个激励的机制。维塔坐在马上摇摇晃晃,那几个工头已经悄然消失在列队的人群中。维塔似乎又想起了一些遥远的往事:“我很喜欢的一个将军曾经对自己手下的溃退困惑不解,他问过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的军队会败这么快?就算是5万头猪,敌人抓三天也抓不完。”

    艾比似懂非懂,维塔似乎找到了那些烟囱的源头究竟在什么地方,却是继续对艾比解说:“但那个将军错了,5万个人确实比5万头猪好对付的多。毕竟人会恐惧,会在压力下屈服于管理,人会自己去管理人。”

    曾是黑户的工头眼光显然更加老辣,被他们牵走的队伍当中少有重病在身的。如同区分牲口一样,他们一眼就能看出什么人能够多干活,什么样的人更听话。毕竟不久前他们自己也是这样的人中之一。自己人对付自己人更为顺手,也更会心狠手辣。

    但很奇怪,被所谓“自己人”压榨的劳工们反而不会有多少反抗的情绪。相反,淳朴的他们总会认为通过自己的努力,会获得与工头们相似的地位。殊不知他们越努力,工头的地位就越稳固。即使偶尔有人真的被垂青,也只是因为他的工头不再受斯蒂芬妮的信任而已。

    这种似有实无的希望才是真正维持工地有序运转的杀手锏。维塔想说很多东西,但看着艾比的脸又觉得什么也说不出来。接着,他感觉天上的太阳热的有些让人心焦。抬起头看,那发光天体的扭曲已经有一段时间未曾变化了。好像将要就此稳定,连温度都和以往没什么区别。这是不是神灵们留给人类的又一虚无缥缈的希望?

    不对,不对的。

    黑曜石义手锋利的拇指刺进马儿的缰绳,轻轻划动。一股黑暗悄无声息的出现,又刹那间消弭于无痕。维塔从不认为这种力量是什么眷顾,更不认为所谓的神灵真的会带来希望。思绪再一次飘远,这次维塔的走神有些过分。某些对艾比早已不是秘密的想法涌进她的脑海。

    似乎是之前沃芙歌声的缘故?艾比发现维塔的心中也响起了某种旋律。听起来有些激昂,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跟着歌唱。

    一边百无聊赖的沃芙忽然来了兴致,她探出头来,冲艾比微笑:“小艾比,唱歌不是这么唱的。别用嗓子,用你的肚子。确切的说是横膈膜,用它向你的肺使力,对,对!就是这样!”

    跟着那歌的轻哼似乎到了一段高潮,艾比的哼唱提高了调子,半截歌词跟着她的嘴唇溜出:“……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马儿的踏蹄忽然连带着艾比的轻哼一同中止,仿佛它从未响起一般虚无缥缈。烟囱的尽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到,维塔抬头,居然有人已经等在了那里。

    “费尔顿,好久不见,没想到你会亲自来接我。”维塔咧嘴,从马背上下来。

    费尔顿回以温和的微笑:“抱歉,乌鸦先生……你已经这么熟悉我了,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来着。”

    维塔指指自己的面具:“我是调查员,知道我的名字对你可能有危险。”

    “多谢关心,不过我们早就不怕这个了。”

    费尔顿推开烟囱源头的门,马儿被维塔留在外面,没栓缰绳。烟囱源头果然是个巨型的火化炉,里面的管理人员对费尔顿以及维塔领着的两位女士根本视而不见。

    直到又是一阵七拐八绕,费尔顿带着维塔进入了一个隐蔽的房间。里面果然有熟悉的面容,除开早就跟着费尔顿许久的同伴比如扎克和老吉米外,亨利也在这里。

    还有之前在入口有一面之缘的骑士之一,以及应该被骑士绑缚到火化熔炉的那几个人。骑士对着这几人细细甄别,忽然对其中一个举起了手枪。

    一阵惊慌在那几个黑户中蔓延,骑士任由另外几个逃跑,唯独留下了被自己枪指着的那一个。

    而后,手枪保险解开,骑士的手指搭上了扳机。被指着的黑户脸上的惊慌忽然凝固,接着,便是瞬间碎裂成了出离的愤怒:“威利先生?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名叫威利的骑士直接扣下扳机,却没有子弹射出。而那名被抢指着的人却从袖中掏出短剑,迎面向威利刺去。

    却在下一秒被直接制服。

    费尔顿转身,脸上的温和几乎要破碎:“杰克……这么多年了,为什么?”

    名叫杰克的青年挣扎几下,却也是冷笑:“这么多年了?这几个月我觉得你已经疯……”

    话音戛然而止。一把匕首出现在费尔顿手上,直接刺穿了杰克的心窝:“确实……抱歉,或许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已经疯了。”

    然后,费尔顿不再看杰克,任由满脸黯然的扎克和老吉米把尸体真的扔向熔炉,却是看向维塔:“乌鸦先生,我请求您陪我也疯一把。”

    维塔将面具拉开半截,饶有兴致的回答:“说来听听。”

    “我打算去毁掉通天塔。”

    m.Jia cu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