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盖世双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大仙驾到
    m.jia Cuan.com

    孙亦谐既然都已经把大话说出去了,那肯定是硬着头皮也要上了。

    因此,在黄东来捆绑笑无疾、姜暮蝉帮双谐提行李的时候,孙亦谐已是率先冲出了庙门,单枪匹马的就闯到了街面上。

    而外面那帮火莲教的喽啰呢,一看到孙亦谐举着三叉戟杀出来,便知道自己也暴露了,所以他们也就不再躲躲藏藏——干脆,全部人马都从暗处冲了出来,大张旗鼓地将这破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看到这儿可能有人又要问了,既然他们已经有那么多人手到位了,那还在外头等什么呢?干嘛不直接冲进来呢?

    很简单,他们不想步青莲堂那些人的后尘呗。

    这帮火莲教的喽啰是追踪着笑无疾来的,他们又不知道笑无疾此刻已经被双谐和姜暮蝉制伏了,他们只知道庙里那几个人当中有一个是可以以一当十、把青莲堂堂主加全体席官屠灭的存在,这要是贸然攻进去,谁先进谁死啊。

    那谁……又愿意死啊?

    还不如就大伙儿悄悄把这地方一围,等到教主大人和其他四位堂主前来,让那些大佬们上去打,事后他们这些负责追踪的不一样有一份功劳吗?

    然,眼下孙亦谐都已主动杀出来了,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即便这群火莲教的喽啰想要围而不攻,但也不能遇到突围的也不管吧?

    再说了……他们也不认识孙亦谐。

    这些追踪着笑无疾来的人马,要找的是“一个长着诡异笑脸的刀客”,而眼前这个穿着火莲教圣服、手持粪叉的小伙子是谁……他们不知道啊。

    既然不认识,那也不会惧怕到哪儿去。

    这一刻,只见孙亦谐前脚刚出庙门,后脚就有整整五人分别从三个方向抄着兵刃朝他围砍过来。

    按说呢,以孙亦谐如今的武功,面对这些杂鱼的围攻,他是完全可以应付的,即便他什么招式都不用,只靠着内力支持下的力量和速度优势,也能轻松招架掉这样的围攻。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孙亦谐在明明可以招架的情况下,故意卖出破绽,高举起双臂,露出自己的躯干部分,让五把刀同时从各个角度砍到了自己前胸后背和肋下。

    一时间,那几名火莲教喽啰只觉自己手中刀力一泄,刀锋如斩淤泥之中,既不着力,又砍不进去。

    就在他们惊愕之际,孙亦谐趁势一舞手中三叉戟,简简单单一个回旋,就扫得那五人三死二残,躺了一地。

    这一手,可把周围的其他火莲教徒给吓傻了。

    由于孙哥是单独冲出来的,所以这会儿所有围攻者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他身上: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看到了,这厮非但“刀枪不入”,还能把人跟豆腐一样随手就切了……在这帮喽啰的眼里,这就不是人能做出来的操作啊。

    而孙亦谐呢,也确实没想当人……

    此刻,他“演”完了这一式,当即就怪叫起来:“哇呀呀呀……何方狂徒!见到北天荡魔天尊降世临凡,非但不跪,还敢刀兵相向!都活腻歪了吗?”

    孙哥这嗓子可有特点,他一叫起来,听着就绝非常人,而且音还很高,愣是能把他身边那两位还在地上打滚惨叫的火莲教喽啰的声音都给盖过去。

    “他……他说什么……”

    “北天荡魔天尊?那岂不是真武大帝?”

    “这真武大帝怎么使上粪叉了啊?”

    “而且他怎么穿着我教的圣服啊?”

    这帮火莲教徒,地痞流氓居多,文化程度可想而知。

    你说他们敬信鬼神吧,他们对自己是打着所谓“圣教”的旗号招摇撞骗、鱼肉百姓的事是清楚的,他们也知道他们的那位教主“火莲大仙”多半是个妖道,但他们依然选择跟着这个妖道混。

    而你真要说他们不信鬼神、不惧鬼神呢……他们内心深处其实也怕着呢。

    在场这些位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生平做尽亏心事,夜半敲门吓尿炕”的主,你跟他们面前装神弄鬼,成功率至少在九成以上。

    孙亦谐对这帮下三滥的心态拿捏的那叫一个准啊……有生活嘛。

    他一看自己一嗓子就把这帮货给镇住了,立马又接道:“怎么?听到天尊大名还不下跪?这是要逼我大开杀戒?”

    就在他说这两句的当口,巧了,黄东来和姜暮蝉也从他后面的门儿里出来了。

    这黄姜二人,那些火莲教徒也不认识(虽然姜暮蝉是上了通缉令的,但画像这玩意儿懂得都懂),但被黄东来扛着的笑无疾,那特征可明显得很……那帮火莲教徒一看:“哎哟!这不是那个以一己之力挑了青莲堂的笑面刀客吗?怎么这会儿已经跟粽子似的捆那儿了啊?”

    有几个自以为脑子快的当时就先跪了啊:“天尊饶命啊!我们不知道是您啊!请您叉下留情啊!咱们也是奉了教主之命来逮这笑无疾的啊,哪知道会撞了您的圣驾啊!都是误会啊!”

    这一波乞吔级理解,就连孙亦谐都有点没想到……

    但既然有那觉得自己在“第二层”的人牵了头,事情就好办了;喽啰嘛,都有个从众心理,有那么几个先跪了,还把那自作聪明的话趟趟趟这么一说,紧接着就会有那脑子慢半拍的也赶紧跟着跪,仿佛“来晚了就没了”似的。

    一时间,街上那帮火莲教徒纷纷冲着孙黄姜三人跪下磕头,喊什么的都有:有求饶的,拍马屁的,喊冤枉的,甚至还有许愿的……

    孙亦谐一看装神弄鬼这么管用呢,也是有点儿得意忘形,他顺势就冲黄东来瞥了眼,小声道:“再怎么样?我来开路,是不是稳?”

    “行行行……别装逼了,赶紧找个节骨眼儿,咱们好脱身。”黄东来也是用不耐烦的口气轻声应了句。

    “呵……”孙亦谐偷笑一声,随即又转过头,板起脸,抬高了嗓门儿冲街上的火莲教徒们道,“哼!算你们识趣!本尊告诉你们,今儿也就是看在你们小辈愚妄无知,我才网开一面,若换了你们那教主小儿敢在我面前造次……”

    “那你打算如何啊?”就在这一瞬,一个低沉的、阴中带怒的声音,横空乍来,打断了孙亦谐话,并接上了这么一句。

    话音落时,街上众人纷纷回头,循声而望。

    果不其然,是那“火莲大仙”尸烆子,带着他手下剩余的四位堂主……来了!

    m.Jia cuan.com